“推特總統”慘遭“封號” 社交媒體成為“核彈密碼”?
2021-01-18 07:59:13

上週美國國會山發生騷亂後不久,推特、臉書、Instagram、YouTube等十幾家社交媒體平台相繼以“煽動暴力”為由,封禁了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內的大量個人賬號和在線社區。對此,美國技術專欄作家凱文·魯斯的評論認為,“兩名來自加州的億萬富翁做了一件大批政客多年來曾嘗試但未能得償所願的事” ,也給一直沉浸在美國“神話”中的人上了“澄清現實的一課”。

“推特總統”被社交媒體“彈劾”

當地時間1月13日,美國白宮官方推特發佈了一份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聲明。 聲明説:“鑑於有關更多示威活動的報道,我敦促不要出現暴力、違法和任何形式的破壞行為。這不是我所主張的,也不是美國所主張的。我呼籲所有美國人幫助緩和緊張局勢,平息怒火。謝謝。”

這則聲明只有52個單詞,其中3個“不”字(NO)和“所有”一詞(ALL)為純大寫。 美國Vox新聞網評論稱,“這則聲明讀起來非常像一條推特。”實際上,這是特朗普被推特封號後,首次在推特上發聲。

1月6號,美國國會召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對總統選舉結果進行認證。大批示威者突然衝擊國會大廈,騷亂事件導致4名示威者和1名國會警察死亡,震驚了全球。

國會大廈遭衝擊後,特朗普個人賬户曾發佈一段視頻,反覆指認選舉舞弊並稱贊示威者。隨後,推特以嚴重違反平台規定為由,凍結特朗普賬號12小時。兩天之後,1月8日上午,被解封后的特朗普再次發推文稱:“7500萬偉大的美國愛國者把票投給了我……他們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發出巨大的聲音,他們不會以任何方式、狀態或形式受到不尊重或不公平對待!”當晚,推特宣佈,由於擔心更多煽動暴力的風險,決定永久停用特朗普個人賬號。

“我不會出席1月20日的就職典禮。”這是特朗普被永久性封號前,發出的最後一條推文。特朗普的個人賬户@真正的唐納德·特朗普有超過8800萬粉絲,2009年開設推特賬户以來累計發推文超過5.7萬條。美國Vox新聞網把推文被清空看作是第一任“推特總統(Twitter presidency)”時代的結束。與此同時,社交媒體掀起了一場聲勢浩蕩的“封殺”浪潮。

臉書宣佈將“無限期”凍結特朗普的賬户,直至權力的和平過渡完成。谷歌暫停了特朗普的YouTube頻道,Reddit禁止了某些支持特朗普的論壇。Snapchat宣佈,從1月20號起,永久封禁特朗普的賬户。

在這場封號行動中,一款小眾的社交媒體Parler也遭遇無限期下架。Parler是美國保守主義者和特朗普支持者的聚集地,在特朗普被主流平台封號後,parler的下載量開始激增。1月11號,蘋果和谷歌宣佈將Parler從其應用商店中移除,亞馬遜表示將不再為其提供主機託管服務。

社交賬號變成了“核彈密碼”

1月14號,推特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發推特稱,封禁特朗普賬號,是做了正確決定 ,但卻也是失敗的,且是一個“危險的先例” 。

推特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 我認為封禁賬號是我們最終 無法促進健康對話的一種失敗表現 。這是我們反思自己的運營和周圍環境的時候了。

而一名參與討論暫停特朗普賬號的臉書高管表示,這個決定的代價是,它揭示了一個真相,那就是一小部分人就可以做出這些決定。彭博社更直言不諱地指出,不論是對特朗普封號,還是下架Parler,都展示出了科技巨頭在網絡話語空間的影響力。

按照目前的模式,美國總統的個人賬號和官方賬號分開運營,但事實上又相互關聯。拜登團隊數字主任弗萊厄蒂表示,推特公司將把美國總統、白宮等官方賬號的粉絲清空後交給拜登團隊,弗萊厄蒂強調,這一決定是推特公司做出的。這使得交接“官方社交媒體賬號”和交接“核密碼箱”一道,成為網民熱議的話題。

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62%的美國人從社交媒體上獲取新聞信息,其中有18%的人將其作為主要信息獲取渠道。臉書、推特和谷歌不僅僅是社交媒體平台,已成為新聞的主要傳播渠道,並逐漸成為新聞生成者。而政治人物也利用社交媒體取代了傳統的政治競選工具。2015年,特朗普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強調,一名粉絲稱他為“140個字的海明威”,推特讓他擁有了發言權,可以讓人們知道他的敵人都是“騙子”。

入主白宮後,特朗普頻繁用社交媒體發佈信息,創造了當今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推特治國”模式。2017年,市場分析師卡克馬克曾估算,一旦特朗普退出推特,這家公司的市值將蒸發多達20億美元(約合129億元人民幣)。因為世界上沒有比美國總統更好的免費廣告了 。

金錢、權力與媒體的結合

實際上,在西方社會,金錢、權力與媒體的結合,一直對政治有深刻的影響。早在1個半世紀前的德國,當時的德國首相,曾自稱是“新聞強盜”,一方面強烈反對抨擊他的各種媒體,另一方面,利用在普奧戰爭中扣押的漢諾威王室的財產,成立了韋爾夫基金,專門對新聞界實行賄賂。而掌控韋爾夫基金的人,正是鐵血宰相背後的銀行家布萊希羅德。這支由金融寡頭控制的媒體基金,一度被卡爾·馬克思等進步人士稱為“爬蟲基金”。如今,“美式民主”的背後,同樣隱藏着金錢大佬們的身影。

非營利組織響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統計數據顯示,拜登候選委員會前十捐款人中,谷歌、微軟、亞馬遜、蘋果和 Facebook 佔了五席,總共捐款超過 1000 萬美元。

一直以來,不論是推特還是臉書,都一直強調自己中立的科技公司背景。然而,在《華爾街日報》看來,特朗普此次被社交媒體集體“封號”,恰恰反映出這些平台所做決定的“政治”性質。正因為注意到了美國政治派別“權力之爭”的大背景。著名未來學家格林在新書《硅谷帝國》中説:“科技公司正在變得比政府更強大,並越來越多地按照自己的方式塑造世界。”

2020年7月29號,谷歌、臉書、亞馬遜和蘋果四家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通過視頻連線,出席了在美國國會舉行的反壟斷聽證會。這是50多年來,美國國會進行的第一次重大反壟斷調查。針對亞馬遜使用第三方賣家數據確定自己要生產並銷售哪些產品的質疑,該公司創始人貝佐斯只是含糊迴應稱,該公司有有一項禁止使用賣方特定數據來輔助推廣自有品牌的政策,但不能保證這項政策從未被違反過。對於是否對用户信息的處理存在政治性偏見,谷歌公司首席執行官皮查伊也予以否認。

國會議員 喬丹: 皮查伊先生,谷歌是否調整功能,在2020年大選中幫助了拜登?

谷歌首席執行官 皮查伊: 議員先生,我們支持競選雙方,我們認為政治廣告是民主社會中自由言論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我們依法參與競選,我們以無黨派的中立方式開展工作。

聽證會上,所有科技巨頭的高管都否認存在壟斷,而且試圖強調一點,他們的公司是為美國服務的。3個月後,2020年10月,美國國會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發布了一份調查報告,稱經過16個月的調查,谷歌、臉書、亞馬遜、蘋果四家企業在關鍵業務領域擁有壟斷權,濫用市場主導地位。 一直以來,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都宣稱公司的核心理念是連接全世界,臉書只是人們聯繫朋友的社交工具。然而,事實或許並不沒有這麼簡單。

是我在獲取信息

還是信息在“獲取”我

谷歌前設計倫理學家 特里斯坦•哈里斯: 如果一個東西是工具,它就會忠誠地待在那裏,耐心等待。如果一個東西不是工具,它會在你身上有所求,引誘你、操縱你,想從你身上獲利。

英國廣播公司指出,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利用“行為可卡因”(behavioral cocaine)讓用户對其應用上癮。2017年,荷蘭一項研究發現,社交媒體令人上癮的程度堪比尼古丁。

谷歌前設計倫理學家 特里斯坦•哈里斯: 我們做過的所有事情,點擊過的每一個地方,我們看過的所有視頻,點贊過的所有內容,這些數據都會被返回去,用來建造一個越來越精準的模型。一旦有了這 個模型,就能預判這個人做怎樣的事。好,讓我測試一下,你將要去哪裏,我還能預判出,你會繼續看什麼樣的視頻,什麼樣的情感更能讓你產生共鳴,好,完美。

社交網絡最初的形態是冷媒體,但在大量金錢注入下,正在變熱,想方設法吸引商業流量,讓用户數增加,而不是單純的對話交流平台。

谷歌前設計倫理學家 特里斯坦•哈里斯: 很多這種科技公司有三個主要目標,有一個參與度目標,增加你的使用量,讓你一直滑動屏幕。有一個增長目標,讓你不斷回來,儘可能多地邀請朋友,讓他們再邀請更多的朋友。還有一個廣告目標,確保一切按照預期發展,我們儘量多地從廣告上掙錢。

坐擁海量數據和萬億資產,科技巨頭的影響力正在擴展到幾乎所有行業。而這一切,都是憑藉精密複雜的算法實現的。而在商業利益的誘惑下,社交媒體平台推送“熱搜”和“熱點話題”的“AI算法”越來越傾向於各種對立和極端思想,因為這些話題能給媒體平台帶來“流量”。

臉書前運營經理: 作為人類,我們幾乎已經失去了對這些系統的控制,因為它們控制着我們看到的信息,更多的是它們在控制我們,而不是我們控制它們。

換句話説,當我們今天的社交網絡用户,在口誅筆伐“極端思想”的同時,是不是本身也被“極端話題”推着走呢?

科技巨頭帶來挑戰

如何應對成為全球議題

2020年12月15號,歐盟委員會公佈了《數字服務法案》和《數字市場法案》草案,這是歐盟20年來在數字領域的首次重大立法。歐洲議會人民黨主席韋伯指出,歐盟不能讓美國科技公司來決定歐洲如何討論問題,歐洲需要自己來制定更嚴格的監管方法。

推特前高級工程副總裁 博特: 公司專注於掙錢是合情合理的,不合理的是,當沒有監管,沒有規定,沒有競爭時,公司在扮演政府的角色。然後他們説,我們可以監管自己,這肯定是騙人的,怎麼可能呢。

1月16號,據今日俄羅斯報道,臉書已悄悄恢復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臉書賬户和Instagram賬户,不過,目前臉書沒有對這一突然舉動做出解釋,也不清楚特朗普是否真的重新控制了這些賬户。

在社交媒體出現之初,人們曾驚歎於它連結世界的能力。然而時至今日,它可能給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也逐漸顯現。2020年底,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社交媒體對國家產生負面影響。究竟該如何應對科技巨頭帶來的挑戰和威脅?如何確立技術權力、市場權力的合理範圍?將是世界各國不得不共同面對的議題。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